Search Results: 勒索軟件 (221)

    要阻止網絡入侵,其中一條最容易完成的程序就是將軟硬件保持在最新版本。不過,即使容易完成亦應該保持警覺性,例如上月初開始,勒索軟件 Magniber 便開始偽裝成 Windows 10 更新檔於網上散播, 不過黑客似乎索取過高贖金,誤解了受害者的支付能力…… 上星期開始,不少 Magniber 受害者向科技網站記者報料,指在安裝一款聲稱為 Windows 10 更新檔後,慘成勒索軟件受害者。記者在調查期間,亦陸續發現討論區上有不少用家投訴遇到類似情況。其後記者在病毒資料庫 VirusTotal 發現相關惡意軟件的樣本,從上傳日子可見,Magniber 最早於 4 月 8 日被發現,而且病毒更在全球多國瘋傳。被發現的更新版本名稱頗多,例如有合為…

    勒索軟件攻擊肆虐,面對資料被加密上鎖,企業如何以最快速度、最短的時間,極速還原數據,讓服務不致停運?Multisoft、Pure Storage、Veeam 提供的備份及恢復數據方案,以恆常的 All-flash Snapshot 備份,當遭遇勒索軟件等攻擊時,能避免備份資料亦同遭加密,不受任何干擾,讓企業在緊急關頭下,仍可以臨危不亂地成功回復數據。 Leo 表示,資料存取的「入口」如 Firewall、EDR 及 Zero-trust Architecture要做好防禦。 提防勒索軟件攻擊,最重要的是預先制定「災後計劃」,既然攻擊防不勝防,就要確保數據資料有確切地安全收藏,以備日後「遇襲」都能迅速回復,因此備份得宜就更顯重要。Multisoft Senior Technical Manager Leo Tam 則表示,資料存取的「入口」如 Firewall、EDR 及 Zero-trust Architecture要做好防禦。Pure Storage Senior Technical lead…

    勒索軟件攻擊持續威脅企業網絡安全,有研究指出,今年首三個月所回報的勒索軟件攻擊事故中,有超過一半是兩個網絡犯罪組織所為。究竟是哪兩個組織作惡多端? 根據 Digital Shadows 的網絡安全研究人員於 2022 年 1 月至 2022 年 3 月期間,所記錄的勒索軟件攻擊的分析,LockBit 2.0 和 Conti 是這段期間內最活躍的兩個勒索軟件組織,他們所策動的攻擊佔全部事故的 58%。而在這兩者中,LockBit 是更極「多產」,佔勒索軟件攻擊的 38%,幾乎是…

    經常跟大家報導有關勒索軟件的新聞,不過大部分事故似乎都在外國發生,感覺頗為離身。Palo Alto Networks 安全團隊 Unit 42 最新發表的安全網誌,就同大家正視聽,原來香港在亞太區勒索軟件攻擊數量上排名第 10,全球亦排名 37,可見勒索軟件受害者並不罕見,只是受害者或會選擇收收埋埋…… 雖然現時全球有不少保護市民的私隱法,例如美國 CCPA 及歐盟成員國的 GDPR。不過,這些法例只有在涉及特定市民時才有效,因此香港企業或機構就算不慎成為勒索軟件受害者,只要外洩資料未有包含上述法例保障的市民,都或會選擇低調處理以保持商譽,令大家誤以為勒索軟件或其他網絡攻擊,未有太大針對香港企業。 不過,調查團隊 Unit 42 發表的 2022 年勒索軟件威脅報告就顯示,其實香港企業及機構一樣受到網絡犯罪集團「重視」,在全球及亞洲地區均排名亦不算低。而在全球宏觀市場上,研究員指出經團隊處理的個案,勒索軟件集團要求的贖金,較去年同期增加了 144%…

    愈來愈多防禦措施用於抵擋勒索軟件攻擊,但黑客一於「你有張良計,我有過牆梯」,其攻擊方法也愈趨高明。Splunk 的最新研究就警告,一旦勒索軟件的加密過程開始,被攻擊一方只有 43 分鐘的時間來緩解該攻擊,運作得最快的勒索軟件,甚至能在 4 分鐘將 10 萬個檔案加密。 安全監控和數據分析供應公司 Splunk 早前評估了 10 種勒索軟件變體加密數據的速度,並編制出《An Empirically Comparative Analysis of Ransomware Binaries》報告。Splunk 使用其…

    勒索軟件攻擊讓企業感到頭痕,須確保網絡安全措施足夠。美國電腦安全公司 NCC Group 的研究報告傳來好消息,指出勒索軟件攻擊下降,不過有更強的威脅正蓄勢待發。 2021年攻擊較2020年增93% NCC Group 的一份報告稱,與 2021 年 12 月相比,1 月份勒索軟件攻擊下降了 37%,並延續了從 11 月開始的下降趨勢。然而,與 2020 年相比,2021 年的勒索軟件攻擊今年增加了 93%。…

    於上年 6 月首次被發現的勒索軟件Hive,短短四個月內便令 355 企業或機構成為受害者,晉身 2021 年十大賺錢勒索軟件的第 8 位。不過,南韓國民大學(Kookmin University)研究員在最新發表的報告內指出,他們已成功發現 Hive 的加密漏洞,在毋須黑客的 private key 下,可運算出原本的 master key。安全業界近來經常報捷,莫非對付勒索軟件的經驗值已累積至新高點? 勒索軟件集團 Hive 跟其他同行一樣,都會為客戶提供「勒索軟件即服務」(RaaS),集團提供軟件、伺服器、暗網爆料平台…

    勒索軟件攻擊與日俱增,但外國不少受害企業在支付贖金後,仍未如願重掌公司系統主控權。有研究指出,有 4% 的案例在支付贖金後,仍未能解鎖被鎖數據,有機會是犯罪分子捲款後直接逃跑,網絡安全專家警告不要支付贖金,並試著解釋原因。 據 Proofpoint 的網絡安全研究人員的分析,感染勒索軟件的組織中,有 58% 向犯罪分子支付解密密鑰的贖金,而且很多時他們更多次支付贖金。執法機構和網絡安全專家就警告,組織不要再支付贖金,因為不能保證犯罪分子所提供的解密密鑰有效,屈服於贖金要求更間接助長更多的勒索軟件攻擊,讓網絡犯罪分子覺得攻擊有效。 在支付贖金的人中,超過一半(54%)在首次支付贖金後,重新獲得對數據和系統的存取權限。但亦有另外三分之一的勒索軟件受害者,在收到解密密鑰前支付額外的贖金要求;另外 10% 的受害者也收到了額外的贖金要求,但拒絕了再支付贖金,在沒有重掌操控權的情況下選擇放棄該些數據資料。亦有 4% 的案例是受害組織支付了一筆或多筆贖金,但仍無法重掌其數據,原因可能是解密密鑰錯誤,或者網絡犯罪分子捲款逃跑。 當組織成為勒索軟件攻擊的受害者時,犯罪分子通常在發動攻擊前數週或數月就已潛伏在網絡中,意味著即使組織支付了贖金,黑客仍擁有控制權,再回來觸發另一次攻擊。Proofpoint 的網絡安全策略師 Adenike Cosgrove 向 ZDNet 表示,很多組織都沒有意識到即使只支付一次贖金,但犯罪分子實際已在其基礎設施中待了八星期,根本不知道他們還偷了什麼數據資料。被盜數據通常被用作勒索軟件攻擊的額外手段,犯罪分子多數會威脅若組織沒有支付贖金,他們就會將這些數據。雖然這確實迫使一些受害者付費,但不能保證網絡犯罪分子以後不會帶著額外的威脅回來發布被盜數據。…

    勒索軟件對於網絡犯罪分子而言,是快速搵錢的途徑,相對於企業來說,要堵塞有可能被入侵的漏洞,就是避免損失的最佳法則。根據 Microsoft 的研究,解決勒索軟件帶來的威脅,是一眾資訊安全高層(CISO)當前面對的最大網絡安全挑戰,其次是配置雲端安全和保護混合、多平台的企業環境。 根據調查,勒索軟件是 2021 年最嚴重的網絡安全問題,一眾首席資訊安全人員認為,網絡犯罪分子將繼續嘗試加密網絡作攻擊,藉以要求企業支付數百萬美元的贖金換取解密密鑰,意味勒索軟件的攻擊仍然頻繁。 而勒索軟件即服務(Ransomware-as-a-Service, RaaS)的興起也令威脅擴大,令更多的網絡犯罪分子投入勒索軟件活動,企業成為攻擊的受害者風險隨之增加。Microsoft 負責安全、身份和合規性的副總裁 Vasu Jakkal 表示,個人網絡犯罪分子不再需要開發自己的工具,他們可以透過購買網絡犯罪工具服務,將其納入他們的攻擊中,使普通網絡犯罪分子擁有更好的工具和攻擊趨自動化,實現規模化攻擊之餘,也降低了其成本。她指出,因著成功的勒索軟件攻擊形成了背後的經濟模式,所有類型的攻擊都在增加,推動攻擊快速發展。 除了被視為頭號威脅的勒索軟件,CISO 還面對包括雲端安全的問題:由於混合工作模式的興起,雲端安全已被推到關注點的最前沿。雲端服務一方面提供了機會,但亦帶來了一些需要解決的安全問題,例如員工能夠很方便地遙距存取公司雲端帳戶,但能從任何地方存取公司資料的方式,也同時為網絡犯罪分子提供了額外的途徑滲透網絡,特別是當他們能夠竊取真實用戶的用戶名和密碼的時候。 根據 Microsoft 的調查,CISO 在 2022 年面臨的其他關鍵網絡安全挑戰,還包括招聘安全專業人員,以及在不犧牲安全性的情況下,提高用戶生產力。而雲端安全是今年最需要的投資的項目,其餘包括漏洞管理和應用程式安全等。…

    過往主要攻擊 POS 系統,竊取企業儲存的客戶信用卡資料的黑客集團 FIN8,最近被網絡安全專家發現擬似加入了勒索軟件功能,其白兔 (White Rabbit) 勒索軟件借用其他集團的入侵方法,再運用雙重勒索手段逼受害企業交贖金。企業必須做好勒索軟件防禦工作,便可減少中招風險。 網絡安全專家 Michael Gillespie 上月在 twitter 貼文,說捕獲到一款首次現身的勒索軟件 White Rabbit。他當時指出,White Rabbit 在加密目標檔案後,會為每個檔案加上 .scrypt 延伸檔名,以及一個與檔案名稱相同的 t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