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Results: 零信任 (54)

    全球疫情雖然逐漸放緩,但仍有不少外國企業實施遙距工作措施,然而在家工作存在大量危機,有網絡安全研究人員更發現了數十萬個不安全伺服器、端口和雲端服務,可能導致容易被黑客入侵! 因應疫情爆發,令企業組織和員工對雲端服務的需求增加,而這亦導致企業網絡暴露(exposed)於網絡攻擊之中。企業在疫症開始爆發時,急忙推出在家工作的措施,員工因此依賴雲端服務,包括遠程桌面協定(RDP)、虛擬專用網絡(VPN)和 Microsoft Office 365 或 Google Workspace 等應用程式套件。 雖然這種模式允許員工在傳統公司網絡以外的地方工作,但也讓網絡罪犯的多了潛在攻擊面。黑客能夠利用監控水平下降,而成功偷取用於遙距登入雲端服務的個人憑據,藉以入侵企業。 網絡安全公司 Zscaler 的安全研究人員分析了 1,500 間公司的網絡,並在 392,298 個公開的伺服器、214,230 個暴露端口和 60,572 個暴露的雲端實例發現了數十萬個漏洞,並聲稱最大的企業平均暴露…

    後疫症年代下,不少大型企業已跟上趨勢,克服重重維護資訊安全的困難。在今年,維持資安方面的競爭力,以及穩健網絡環境,自然是企業的目標。Palo Alto Networks 年度重點資安活動 Hong Kong Cyber Week 2021,將於 6 月 21 至 25 日舉行,並以 Powering Competitive Superiority 為主題,意即增強資安競爭優勢,冀讓一眾 IT…

    除了因疫情而趨化的遙距工作,企業亦開始實施隨處皆可工作(Work Anywhere)或混合辦公(Hybrid Workplace)的模式,令工作變得更加靈活和有彈性。因此,企業加快數碼轉型步伐,因而對軟體即服務 (SaaS)等雲端服務需求大增。企業上雲是近年大趨勢,而科技為工作帶來的良好體驗,亦能讓僱員工作時更得心應手,一個完善、易於管理的雲端服務平台,就顯得更為重要。 實施混合辦工模式,意味著要讓身處不同地方的員工,隨時獲得不中斷的存取權限以完成工作。在這種情況下,數據流量的安全性自然成為隱憂,在混合辦工的常態之下,用戶需要以不同的端點裝置設備(Endpoint devices)進入公司伺服器工作,舊有的堡壘式資安保護(Perimeter-based Security Protection)已不足以應付,甚至因為流量大增令閘口不勝負荷!而連線的安全亦是另一考量,稍一不慎隨時讓駭客有機可乘,企業該如何在網絡安全和工作效率之間取得平衡呢? Gartner預測:2023年將有40% 企業採用混合辦工架構 Gartner 的調查指出, 直到 2023 年將會有 40% 企業採用實體及虛擬架構混合的營運模式,以提升工作效率,同時讓企業員工支援身在任何地方的客戶。 因此提出安全存取服務邊緣 (Secure Access Service Edge,SASE)的新興概念 ,一種將不同的存取與網路安全方法匯聚至一個共同平台的服務,可更彈性地簡化網絡與安全基礎架構,有效減低成本。SASE 主要採取零信任網絡存取(Zero-trust Network Access, ZTNA)策略作身份驗證, 讓用戶無論身處何方,都能簡單快捷地對適當應用程式、網址網絡或公司數據作出安全存取。網絡範圍也可擴展至不同用戶、裝置及應用程式等,毋須再面對太多用戶使用 VPN 連線,致等候時間過長的問題,以降低安全風險。Gartner 亦預測到 2024 年,至少有 40% 的企業會明確採用 SASE 的策略,高於 2018 年底的不到 1%,故企業必須為邁向SASE而鋪路。 檢測所有流量及用戶體驗 一滴不漏抵禦攻擊 …

    2020 疫情推動遠程工作,無數用戶使用資安漏洞百出的裝置處理公司機密,低成本低技術門檻的 Old School 網絡攻擊成為散戶式黑客 2020 最常用手段,且收穫甚豐。2021 年則由機構型黑客主宰新聞推送,由 Solarwinds 到最近 Colonial Pipeline,關鍵字係 Ransomeware、Infrastructure、天價贖金。資安團隊很忙,所以時間更加要用得其所,洞察黑客的下一步提早佈局。 3 月 Microsoft 揭露中國黑客組織 Hafnium 透過 4…

    Microsoft 被稱為 Section 52 的 Azure Defender for IoT 安全研究小組近日發現,物聯網和營運技術(Operational Technology,OT)裝置上,有一系列的記憶體分配漏洞,可用來執行惡意程式。這個目前盛行的漏洞名為 BadAlloc,與不正確驗證的輸入有關,而這個漏洞會導致堆溢出,並最終執行這些代碼。 研究小組在發文指,這些漏洞都源於使用記憶體容易受攻擊的功能,如 malloc、calloc、realloc、memalign、valloc、pvalloc 等。當傳遞外部輸入時,這些函數就會出現問題,因為這些外部輸入可能導致整數溢出或迴繞函數,折回的結果是重新分配記憶體緩衝區。小組又指,儘管折回而分配的記憶體不多,但令與記憶體分配相關的負載,超過了實際緩衝區分配,導致了溢出;缺乏輸入驗證令入侵者開採記憶體分配功能,造成堆積溢位,而令他們可於目標裝置上執行任意程式。 Microsoft 正與美國國土安全部合作,向受影響的供應商發出警報,並修復漏洞。在通報中所示的受影響產品來自 Google Cloud、Arm、Amazon、Red Hat、Texas…

    現時有三分之二香港企業有望實施混合工作模式,「零信任保安」( Zero Trust Security ) 成為最近企業網絡保安熱話。Aruba 香港及澳門地區總經理 Fiona Siu 接受 wepro180 獨家專訪,分享 Zero Trust Security 應用的最新市場趨勢,她認為 Zero Trust Security 已成為企業網絡發展核心,企業營運者必須認識及將之應用,長遠方可保護企業網絡。…

    第 3 次世界大戰沒有開打,2020 年卻成為兩個時代的明顯分界,今日歐洲仍受第 4 波疫情折磨, 美國再發現新變種病毒,但疫苗開發進度讓我們看到曙光,企業開始想像後疫情營商環境,思考應該如何自處。一年一度的 CISCO Live 無懸念視像舉行,邀請媒體參與的《Rethinking What’s Possible in the Post-Pandemic World》環節中,Chief Strategy Officer and GM,…

    後疫情催生無限危與機,資安界都有無數「不容錯過」Buzzword,當中 Secure Access Service Edge(SASE)獲 Gartner 等資安權威平台加持,原因同企業雲端化熱潮息息相關。科技資訊分析機構 Canalys 統計,雲端化企業數目在 2019 年增長 30%,資安平台 IDG 則大膽預測相關增幅在 2021 超過達 50%。 雲端化優點相信大家相當清楚,但於企業與雲服務平台間、資安責任誰屬上,暫時難以統一區分,黑客間接有機可趁,尤其企業發展猛迅的情況下,情況越兇險。幸而,在客戶資料外洩、非授權登入、介面漏洞等問題上,SASE 能夠靈活應對,有 SASE…

    全球網絡保安領導廠商Forcepoint今日宣佈其雲端原生SASE解決方案推出全新套裝Dynamic Edge Protection,包括全新Cloud Security Gateway及Private Access,為業界提供最全面的網絡安全產品組合,以解決企業實踐在家工作所面對的網絡安全、威脅防護、安全瀏覽及數據保護等問題。 據Gartner於2020年6月30日發佈由Neil MacDonald and Joe Skorupa撰寫的報告《2020年網絡安全技術成熟度曲線報告》,當中提及真正的SASE是雲端原生的,可動態擴展及於全球存取,並以微服務及多租戶技術為基礎。由於要滿足廣泛的使用情境,服務涵蓋的範圍亦十分廣闊,相信2020年只有少數供應商提供完整的解決方案。報告同時指出SASE能為企業的基礎架構與營運(I&O)及保安應變團隊提供一站式及全面的網絡安全服務,從而解決企業在數碼轉型、邊緣運算及流動辦公上遇到的問題。這使新一代數碼化企業在不同的使用情境下(例如在數碼生態系統及流動辦公方面),具有更高的易用性,同時通過合併供應商及取消專用電路來降低成本及複雜性。 為業界首個真正以數據為本SASE解決方案 Dynamic Edge Protection讓企業能使用雲端改變其網絡和安全架構,簡化連接並透過整個分佈式應用程式和網絡環境,統一實施安全政策,產品融合雲服務、Cloud Security Gateway及Private Access,可為全球企業提供更具透明度、更好的控制和防護,讓員工無論在哪裏工作,都能避免數據受到威脅和遺失。 Cloud Security…

    COVID-19 的確在經濟上帶來嚴峻的考驗,不少公司亦認真考慮是否需要全面削減開支。但是,在業務數據化與遙距工作的大趨勢下,網絡風險與內部威脅加劇,增添金融機構董事會和執行管理團隊的壓力,反而推動了網絡安全的關注。 疫情之下,網絡安全管理的三大挑戰: 1. 網絡科技變化又大又復雜; 2. 缺乏熟練的網絡專業人員去應付快速發展的網絡安全系統; 3. 疫情減慢了業務增長和擴展,公司重心轉移到恢復及保住業務。 大疫當前,網絡安全更為嚴峻,點算? 要迅速適應疫情帶來的新操作環境,企業需提高控制及端點的保護技術,從而增強對終端用戶設置的控制。 員工、客戶、承辦商和合作夥伴/供應商之間的界線普遍模糊,企業應該實施「零信任」原則進行訪問。無論是網絡、應用程序、用戶、設備還是工作進程,每次訪問與交易均代表著數據流動。所以,訪問都應受到控制,以達到最小特權訪問。 企業應把網絡功能數據化,以提高敏捷性和自動性。另外,在拓展資訊科技時,應在軟件開發及設計階段,納入網絡安全要求及安全設計(security-by-design) 原則,讓企業提前應對不斷變化的網絡威脅。 網絡安全投資不能少 Deloitte 和 FS-ISAC 的研究顯示,COVID-19 為金融網絡安全帶來了巨大挑戰,亦迫使公司進一步提高網絡安全的投資。疫情前,金融機構平均於每位全職員工的網絡安全支出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