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Results: Programme (9)

    社會對視障人士有很多標籤,僅有一成視力的黃宇彤(Augustine)用行動打破大眾固有想像,年輕時抵受親友反對、同學恥笑,他決意忠於興趣,要做程式設計師(Programmer)。幾經努力後如願,他認為,視障令他思考更多,活用程式幫助自己工作,並希望日後設計程式幫助其他視障人士編程,「我想世界或者社會知道,視力不應是你揀職業的一種限制」。 在辦公室內,Augustin 與其他同事一樣,手指頭噼嚦啪啦的敲着鍵盤,只是他的電腦屏幕顯示的字體比較大。32 歲的他先天眼部神經線退化,9 歲時有視力五成,20 多歲時已退至一成,維持至今,「簡單而言,(視力)就如同 400、500 度近視但無戴眼鏡」。 「每朝每晚都有人叫我放棄」 一直在主流學校升學,Augustine 中學畢業後對語言學有興趣,升讀城市大學語言學及語言科技系,課程提倡用程式協助語言研究。他最初對學電腦頗為抗拒,因為課堂上的電腦簡報,他統統看不清,要留堂向老師請教,但漸漸他發現學得比其他同學快,而且有關科目全部奪 A。 其他同學打算畢業後做老師、做翻譯,Augustine 卻有志於編程,「大學時話想做 Programmer,話去讀書,我已被同學笑,笑我妙想天開」。但他堅持修讀理工大學的資訊科技理學碩士課程,同時做網頁開發工作,惟職場的前輩亦指他因為視障未必適合,不如轉做銷售工程師,他父母及親友則異口同聲叫他放棄。 「我幾乎每日每朝每晚都有人叫我放棄,他們是好心的,尤其我媽覺得我不應揀這條路,叫我揀政府工、文職,有保障。」Augustine 歸納親友的擔心,一是長期對電腦或加速眼睛退化,二來是憂他無法應付編程工作。他續指,很多人認為健視編程亦非易事,何況視障,於是他求職時,付上自家製的短片講解何謂一成視力,而且他牢記各種快速鍵,打字毋需看鍵盤。 Augustine 日常編寫程式時需要放大字體。 「我覺得我同部電腦傾到偈」…

    在數碼化的年代,企業面臨的網絡威脅日益增加,然而不少企業卻沒有充分認識網絡安全的重要性,缺乏防範和應對網絡威脅的知識及經驗。「網絡安全資訊共享夥伴計劃」(Cybersec Infohub)正是為促進各行業互相交流網絡安全資訊而成立,讓企業掌握最新形勢,了解其網絡安全需要。早前 Cybersec Infohub 舉辦了周年專業工作坊,表揚過去一年表現積極的成員,並邀得網絡安全專家和成員分享真知灼見。有成員稱,夥伴計劃有助中小企學習如何在經營業務的同時保障數據安全;更有成員積極解答其他機構代表提出的網絡安全疑難,互相幫助,形成共贏社群,共同防禦網絡攻擊。 企業需要提高網絡安全意識 工作坊上的座談會嘉賓之一,雲新國際(香港)有限公司創辦人兼董事江卓謙(Char)(圖右一),亦是 BNIT 資訊科技群組的創始人。他稱部分本地企業,特別是中小企,缺乏網絡安全意識,「唔知近期有咩新嘅網絡威脅、唔知點預防,出咗事亦唔知點處理」,甚或至誤以為大企業才會成為黑客攻擊目標。 Cybersec Infohub 的 Cybersechub.hk,除了鼓勵成員共享網絡安全資訊,建立跨行業的互信協作網絡外,成員間更會互相幫助解決資訊保安問題,達致共贏。Char 表示,夥伴計劃令他的網絡安全知識增進不少,例如他從中得知不同行業的網絡安全風險及需要,所以其公司為客人提供解決方案時,亦加入相應的網絡保安元素,令整體服務水平提升,勝過同行之餘,客戶對公司的信心亦有所提升,亦令客戶意識到自己有需要部署網絡安全方案,直接或間接有利業務發展。 首個共享協作平台 整合本地威脅情報 另一成員機構代表,達訊電腦工程顧問有限公司高級產品經理李家泓(Taylor) (圖左一) 則稱,公司是一站式企業管理方案供應商,加入 Cybersec Infohub…

    港府致力將香港構建成為一個世界級的智慧城市,最近希慎興業與香港科技園公司攜手創立的 The Community Lab 正式揭幕,致力於培育新一代初創公司、將智慧城市的構想轉為現實。 The Community Lab 自 5月開放以來,已吸引不少初創公司關注。「Last-mile Testing Programme」設有智慧經濟、智慧出行、智慧生活及智慧可持續發展四大範疇,為初創企業提供豐富資源和商業網絡,共同支持及推動智慧城市藍圖。 有份加入 The Community Lab 的三間初創公司:蜂傳(imBee)、SOCIF 及 Xtra Sensing…

    要發展創新科技,人才培育至關重要。香港科技園公司宣布,推出「深科技人才培訓計劃」(DeepTech Talents Training Programme,DTT),重點培育人工智能(AI)及數據科學專才。計劃費用全免,由即日起至本月 14 日期間接受申請,對 AI 及數據科學等深科技領域感興趣的大專生或畢業生,均可透過香港科技園創科學院(HKSTP InnoAcademy)網站報名。 根據科技園提供的資料,DTT 計劃參加者,需要先完成一系列網上自學課程,學習 Python 編程、雲端運算、機器學習概念等知識,之後參加網上測試,成績最佳的 100 名參加者,將可參與下月中舉行的 6 天密集式「深科技訓練營」(DeepTech Bootcamp),進一步學習 AI、機器學習、人工神經網絡、深度學習演算法等方面的知識,最後從一眾參加者中選出 50…

    成功制止 WannaCry 勒索軟件嘅傳奇黑客,何以會創造銀行木馬 Kronos?講起真係有段古。 有人用折翼天使嚟形容年僅 27 歲嘅天才黑客 Marcus Hutchins,其「天使」部分可以參考舊文,呢篇主要講返佢點「折翼」。已經喺美國接受一年監管嘅 Hutchins,臨被遣返英國前幾日,接受咗《Wired》雜誌訪問,回帶講述 9 至 27 歲經歷,剖白「反叛」嘅青春期。 Mix 喺亞洲好受歡迎,但係純種至上嘅英國社會,天生牛高馬大、一頭天然鬈髮嘅蘇格蘭牙買加混血兒,似乎就格格不入嘞;再加上佢對足球無感呢個原罪,Marcus Hutchins 過住被孤立嘅童年。以為黑客一定好宅?相反運動細胞超卓嘅佢,其實相當好動,細細個已跟住務農嘅業主起樹屋、劈柴、坐拖拉機;成長期愛上沖浪,開始接觸競技性拯溺運動 Surf Livesaving,贏過一大堆國內賽事獎牌。…

    https://www.youtube.com/embed/s4Jt3vlH4sw?wmode=transparent&rel=0&feature=oembed 【遙距營商科技】Ingram Micro一站式解決方案 助企業搶先開展新商機 為協助本地企業儘快復甦及發展新機遇,政府推出為期6個月、為數5億元的「遙距營商計劃」(D-Biz),內容涵蓋12類有助遙距營商的資訊科技方案,每間公司可獲最多30萬元總額資助。企業可以在哪方面獲益?如何選擇合適的科技方案?Ingram Micro作為全球領先科技分銷商,提供全面遙距營商科技、雲端運算、網絡安全、統一通訊及基礎建設方案,率先整合超過30個熱門遙距科技方案組合和提供遙距科技方案諮詢,助企業分秒必爭、開拓新機遇。 疫情加速轉型 遙距工作成趨勢 「今次計劃旨在協助企業引入有助遙距營商的科技應用,例如網上營銷、網上會議、遙距文件管理、網絡安全等等,可說是數碼轉型(Digital Transformation)的其中一部分。」Ingram Micro香港、澳門及台灣地區董事總經理陸嘉碧(Biga)指出,數碼轉型並非新概念,只是過去多年企業大多採取循序漸進態度,傾向一步一步來。「無可否認,今次疫情的確間接加速了數碼轉型,以往企業營運主要採用面對面溝通方法,但現時就變成遙距溝通,員工亦要在家工作,創造了New Normal工作模式。」 不過,Biga企業在數碼轉型過程中,需顧及整體考慮,「最近企業漸趨重視BCP(Business Continuity Plan,企業持續計劃),讓員工隨時隨地、採用任何裝置遠端連接企業網絡系統及與團隊協作。企業需在短時間內部署員工安排和遙距工作,遙距科技的軟體及硬體設備就位,以保持員工、設施和業務的持續營運。」而作為全球領先技術產品及服務經銷商的Ingram Micro,便立即推出各種一站式整合解決方案服務,助企業客戶審視營運需求,從專業角度建議合適的計劃。 生態圈加快配對服務 Biga說不單只企業客戶,Ingram Micro在今次疫情中亦作出很多改變,例如擴闊數碼市場推廣的方式,舉辦多場網上研討會與客戶作技術上的分享及交流,所以更明白靈活變動、快速開展的重要性。她說今次計劃涵蓋了12類有助遙距營商的方案,到底哪一類才適合自己所需?企業管理者要慢慢消化計劃的內容,除了選擇適合的供應商和方案外,亦需配合企業在資源配套上的長期發展。「我們現時已整合了各種解決方案,包括虛擬桌面(Virtual Desktop)、網絡安全(Cyber Security)、數據儲存、備份及恢復(Data Storage、Backup…

    無論疫情係咪已經緩和,好多國家已經開始頂唔順要解封;澳洲同 Buddy 新西蘭傾緊 Travel Bubble 嘅通關手續、IATA 研究國際復飛指引、香港機場領先全球引入全身消毒機等等,相信不久大家又會帶住 Labtop 出差,而 Evil Maid 亦有機會再度活躍。 Evil Maid 係專門形容個人電子設備喺無人看管情況下遭侵犯嘅手段,典型例子係明知打掃姐姐有匙卡,出街依然唔將 Laptop 放保險箱,認為 Password 唔係 12345678…

    呢個禮拜嘅網絡安全關鍵字,唔使公投都知答案肯定係「漏洞」啦!當大家知道原來醫管局一個機密度咁高嘅系統,係可以唔需要用密碼登入,成個業界即刻嘩聲四起,乜原來咁都得?有老闆講笑咁話早知新入果張標書唔使寫埋 2FA 之類嘅多重驗證安全系統入去咁多餘啦!官方仲有啲更抵死嘅回應,話因為電腦附近 24 小時都有人 on duty,所以就算唔用密碼登入,理論上都係好安全咁話。如果當佢啱,咁銀行入面點解仲要有夾萬?差館夠人多喇啩,出入咪又係要嘟卡? 好嘞唔講呢啲,講返今次重點先。有人話呢個係系統漏洞,將來會修補返,但其實呢個好明顯唔係漏洞而係後門。漏洞(Vulnerability)係指執行系統時出現咗超出預期或無考慮過嘅反應,而結果係可以俾黑客利用嚟攻擊,呢啲先叫做漏洞,例如近來最火熱嘅 Microsoft Windows 系統 BlueKeep 漏洞(CVE-20190708),就可以俾黑客遙距執行惡意程式。 不過,如果喺設計系統時一早預留咗條秘密通道,又或者黑客利用漏洞嚟植入後門,將來可以繞過驗證方法 log in,咁就應該叫暗門(trapdoor) 或後門( backdoor)至啱。其實留定條秘密通道可以有好多原因,正常用途包括為咗方便 programmer 測試或修改系統,又或者作為正常登入系統失靈時嘅後備救援方法;至於暗黑系用途,自然係用嚟監測其他用家嘅私隱,或暗中安裝各種…

    上一期講過「以太坊」(Ethereum)的智能合約是如何運作,在區塊鏈技術上確是一個重大突破。憑藉區塊鏈 2.0 技術擁有的「智能合約」功能(這一點是比特幣做不到的),以太坊像是個大規模分散式電腦,可以執行程序。所以有時也被稱為以太坊虛擬機(Ethereum Virtual Machine或稱 EVM)。 以太坊的特點 無論是簡單的合約,或是衍生工具般的複雜合約,技術上來說都可以在以太坊區塊鏈平台上執行。當要運行分散式應用程序(decentralized applications 或稱 dapps)時,區塊鏈用戶必須支付以太幣(貨幣符號:ETH)。應用程序愈是複雜,運算處理就需要愈長的時間,成本也會是愈昂貴。 以太坊是一大突破 為甚麼說以太坊在區塊鏈技術上是一大突破呢?(一)以太坊是分散式的,跟比特幣一樣,沒有中心點的攻擊;(二)可以去除中間人(如果說:比特幣可以幫助用戶避開銀行,以太坊就可以繞過像 Facebook、亞馬遜或其他的中間人平台);(三)以太坊提供了一個區塊鏈基礎平台,programmer 可以使用 EVM 來專注開發自身的 dapps,而不需要從頭開始構建自身的區塊鏈,省卻大量功夫,並加快了推出市場的時間。 前景仍是樂觀 目前以太坊仍像是一台非常緩慢的分散式電腦。每個節點處理每單交易需要一段時間:以太坊每秒處理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