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Results: Ryuk (14)

    今年初,歐洲刑警成功摧毁 Emotet 的基建設備及拘捕集團多個成員,同時更利用 Emotet 的 C&C 控制中心,為受感染電腦設備剷除病毒。以為一代銀行木馬王朝殞落?錯喇,多個安全研究員均發現,Emotet 正透過另一款木馬程式 Trickbot 散播病毒,隨時準備回歸。 Emotet 在過去十年間,一直是最令人頭痛的銀行木馬病毒,它的魔掌亦曾延伸至香港企業,去年香港電腦保安事故協調中心 (HKCERT) 就曾發表報告,指 Emotet 會同時引入另一款銀行木馬 Trickbot 及勒索軟件 Ryuk,大大增加破壞力。不過在今年初,荷蘭警方就聯同歐洲國際刑警一同出擊,成功摧毁 Emotet…

    勒索軟件集團又有新家族,不過這個名為 BlackByte 的勒索軟件,就被安全專家批評技術幼嫰兼錯漏百出,相信跟以往的勒索軟件集團毫無關係。究竟犯了哪些低級錯誤先會被批評得體無完膚? 網絡安全公司 Trustwave 的研究員早前在調查一宗客戶遭受勒索軟件攻擊的事件時,對名為 BlackByte 的勒索軟件進行深入調查。研究員指出,BlackByte 的攻擊模式基本上跟俄羅斯勒索軟件集團非常相似,例如他們會跟 REvil 一樣不會對採用俄系語言的電腦設備出手,而且亦會像 Ryuk 般利用網絡漏洞於企業內部擴散,因此認為 BlackByte 集團亦是來自俄羅斯。眾所周知,俄羅斯盛產勒索軟件集團,特別是這些集團都會在 XSS 等俄語暗網討論區刊登廣告,例如 REvil、DarkSide 及 LockBit…

    Microsoft 表示,經常被用作散播勒索軟件、名為 Zloader 的惡意軟件,現時在 Google Ads 中傳播。這種散播勒索軟件的惡意軟件,使用以加密簽名偽造的 Java 應用程式來避過檢測,將網絡釣魚活動以新型隱密的攻擊方法傳開。該惡意軟件是網絡犯罪界的重要部分,並在最近突然引起 Microsoft 和美國網路安全與基礎安全署(CISA)的注意。 CISA 早前警告,ZLoader 被用作散播 Conti 勒索軟件服務,而 Conti 主要用於向勒索軟件散播者支付工資,而不是作出新感染。ZLoader 是一種銀行木馬,會被用作在網絡中竊取 cookie、密碼和其他敏感資料。但據安全公司…

    在香港地區亦非常活躍的銀行木馬病毒 TrickBot,被發現引入新的勒索軟件 Diavol,不過,Fortinet FortiGuard Labs 研究員發現,Diavol 的入侵程序同另一款勒索軟件 Conti 相似,就連勒索贖金通知亦翻炒另一款勒索軟件 Egregor ……好缺人手? 銀行木馬 TrickBot 最早見於 2016 年,它起初是一款專門攻擊 Windows 作業系統的木馬病毒,功能主要是竊取電腦內的銀行帳戶登入資料。其後 TrickBot 不斷變種,例如變成…

    黑客入侵企業後,平均多久才會被發現?網絡安全公司 Sophos 發表最新一份調查報告,就指出平均須 11 日才能被偵測得到。不過這只針對勒索軟件 (ransomware) 而言,如黑客以搜集機密資料為目標,現形的時間或許會更長。 早前另一間網絡安全公司 FireEye 的研究報告指出,2020 年企業偵測到入侵行為的時間,首次縮減至一個月內,達到平均約須 24 日這個好成績,較去年的 56 日大減約六成。而Sophos的研究報告看似更理想,因為平均時間進一步減至只須 11 日。不過,Sophos 專家卻先戴好頭盔,指快未必一定是好事! Sophos 專家首先指出,他們的數據全部來自企業客戶,而在過去一年中,他們的客戶主要面對的是勒索軟件攻擊,從數字來看,差不多佔了…

    勒索軟件攻擊又見增加,連帶攻擊引致的停機時間也增長!根據網絡安全公司 Coveware 的季度勒索軟件報告的分析,今年首三個月的平均勒索款額為 220,298 美元,比 2020 年最後三個月的 154,108 美元為高。而入侵的手法方面,犯罪分子利用遠端桌面通訊協定(Remote Desktop Protocol, RDP)和其他軟件中的漏洞,再加上洩漏被盜數據的威脅,令受害者付款。 分析指,贖金金額高的原因之一,是因為犯罪組織活躍,並要求受害者提供價值過百萬美元的比特幣,以換取解密密鑰。這些組織包括名為 Clop 的勒索軟件幫派,Coveware 將其定性為「極度活躍」,多針對大規模受害者並提出高額贖金。在最常見的勒索軟件變體中,Clop 排行第四,佔所有攻擊的 7%。 最常見的勒索軟件依次為 Sodinokibi(佔總攻擊的…

    思科(Cisco)分析上半年最常見嚴重網絡安全威脅遙測數據,發現以無檔案惡意攻擊 (fileless malware) 為最多。所謂無檔案惡意攻擊,即是惡意代碼在裝置記憶體運行,而不是以檔案模式存在於硬盤中。思科將Kovter、Poweliks、Divergent 以及LemonDuck 標示為最常見的無檔案惡意攻擊。 思科指出對端點第二類威脅是常在開發任務和開發後任務 (exploitation and post-exploitation tasks) 中所利用的雙重用途工具,例子包括 PowerShell Empire、Cobalt Strike、Powersploit和Metasploit。思科的研究人員表示,這類型的工具雖然能好好地用在如滲透測試 (penetration test) 的非惡意攻擊活動,但卻常被黑客利用作攻擊用途。而第三類威脅則是如 Mimikatz 的身份驗證和憑據管理系統,惡意攻擊者多數藉這類工具竊取受害者登入資訊。…

    意木馬軟件 Emotet 係近年 IT 部門最怕聽到嘅名,特別係佢同 Trickbot、Ryuk 兩隻惡意軟件發動組合攻擊後,仲有埋勒索軟件功能,破壞力就更加大。不過,原來有網絡安全專家喺過去半年內已發現咗佢嘅漏洞,但為免公開後黑客組織即刻修補,於是選擇靜靜將破解程式輸出國際,救返唔少受害機構。 成件事要由 6 個月前講起,Binary Defense 嘅安全專家 James Quinn 經過一年嘅追蹤研究後,發現 Emotet 喺今年二月突然修改咗程式碼,原來係黑客組織幫佢升級,等佢可以喺電腦 Reboot 後持續運作,更難被殺死。而 James…

    自 2016 年 9 月首次被黑客用嚟攻擊澳洲銀行同埋金融業客戶,TrickBot 喺短短 4 年間,經過 N 段進化,次數已經超越《龍珠》入面嘅斯路加布歐。每次進化,呢隻 Malware 就更古惑,由起初一隻銀行木馬變成而家嘅萬能 Key,理所當然成為資訊保安平台重點監視對像。今次 N+1 段進化,TrickBot 學識去分辨入侵系統係咪 Virtual Machine (VM),如果係就立即停止運作,隱藏實力阻止研究人員分析戰鬥招數。 單純學識避過監察同分析,使唔使開個…

    勒索軟件(Ransomware)的確令人聞風喪膽,小編身邊已有唔少朋友嘅公司中咗招,一日唔提高防禦水平,相信受害者將會普遍到總有一個喺左近。就好似最近一個新開張、專門提及有邊啲公司正受到襲擊嘅 Twitter 帳戶,竟然有大家都識嘅 Bossini、c!ty’super 份,而且仲話黑客要脅只要唔俾贖金,就會公開偷咗嘅資料,唔知你又係唔係佢哋嘅顧客或合作夥伴呢? 呢個新開張嘅 Twitter 帳戶叫做@ransomleaks,由今年 5 月開始營運,專門喺暗網收集資料,睇吓有邊啲黑客組織喺暗網拍賣盜竊返嚟嘅資料,或喺網站公開受害公司部分機密檔案,作為判定有邊間公司已經中招。到底啲料堅唔堅呢?小編就用咗喺 5 月公報嘅一啲個案嚟驗證,發現好似澳洲物流公司 Toll Group 及奧地利 Weiz 小鎮嘅報導都真有其事,所以今次佢話 Bossini 同 c!ty’sup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