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rowsing: bountyhunter

    要搵出應用服務的網絡安全漏洞,有時好難全部依賴員工,Bounty 賞金計劃某程度上就令公司獲得大批有經驗的外援。Facebook 作為一間擁有自家賞金計劃的公司,近日為免因內部調查舉報漏洞的時間過長,引起賞金獵人不滿,重新改善賞金制度,調查時愈長,賞金將會愈多,等得耐都抵啦! Bounty Hunter 賞金獵人是發掘漏洞的好幫手,而且事實亦證明,最熟悉自家應用服務漏洞的人,往往不是自己的員工。以 Apple iOS 為例,揭發得最多嚴重漏洞的人竟然來自 Google 的 Project Zero 安全團隊,而 Apple 亦於去年十月成功將這個最佳 iOS hacker Brandon Azad…

    疫境下全球失業率急升,但有幾個行業不受影響,如常運作,其中一個就係協助堵塞網絡保安漏洞嘅白帽黑客。 講到黑客,好似一定犯法,其實不然。有道德嘅一班高手,選擇向網絡保安服務商舉報漏洞,以前可能當響朵贏得一官半職,隨著網絡安全得到重視,賞金平台 HackerOne 開張大吉,一班白帽黑客就可以靠賞金過活。係咪好想知點樣入行?賞金行情?由曾黑入美國政府嘅 Tommy DeVoss、由程式員轉職嘅 Cosmin、HackerOne 首位累計過百萬美元賞金嘅 Santiago Lopez,三位全職賞金獵人向大家披露入行心得。小編將之總結成以下 5 大重點。 實質工作流程係點先? 要睇大量文件、熟用 Burp、Sublist3r、dnscan,亦要開發個人工具、不斷吸收最新網絡保安資訊、寫報告、搵出自己擅長嘅保安範疇與策略等。技巧方面,唔可以只參考一個黑客嘅工作方式,要喺唔同人身上偷師,融會貫通,建立個人風格。呢份工好花時間,有時埋門一腳會被人截糊,第 2 名係一蚊都分唔到,所以唔好以為真係篤吓電腦就有錢袋咁 naive,真係要有興趣「捉蟲」,保持好奇心,享受破解嘅快感,唔好下下用錢衡量付出。 收入有幾多? 一個有料嘅白帽,每星期做…

    呢個世界好難有完美嘅事,就算你砌咗隊好勁嘅班底去搞 app,出嚟嘅製成品都總會有瑕疵。不過,其實大家都接受晒啲 app 有 bug,最重要係開發商反應夠快兼唔好推三推四,先至唔會釀成關公災難! 講緊嘅係 Uber,呢間今年 IPO 集資最多嘅創科企業,絕對有資格請最好嘅工程師同埋程式員去做好隻 app 啦,但係都唔保證唔會出事,好似 2016 年 Uber 已經衰過一鑊,將幾百萬司機同乘客嘅個人資料外洩,結果要賠成 1.48 億美元先平息到件事,但賠錢事小,商譽受損事大,當時行政總裁 Dara Khosrowshahi 就話會積極補救,去挽回顧客信心。 當然啦,呢啲門面說話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