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Results: 網絡攻擊 (229)

    新冠疫情不單只加速企業數據轉型,亦同時加速尋常百姓使用網上服務比例,例如網購、線上學習、收睇網上節目、視像聚會等等,網絡攻擊的機會大增,大部分黑客並非採用石破天驚的新手法入侵,而只是稍稍改動現有攻擊方式,又或作出掩護攻擊,例如以 DDoS 攻擊分散安全團隊的注意力,乘機潛入內部網絡安裝各種惡意軟件等。而在疫情爆發的 18 個月期間,大家應該汲取教訓,改變網絡安全防禦的心態。 不少企業被迫使用遙距工作模式,讓員工在家工作,因此針對雲端服務攻擊的頻率愈來愈高。最常見的方法是通過釣魚電郵竊取帳戶登入資料,從而盜取數據及執行勒索程式,這些攻擊都有可能影響業務流程和商譽。員工需要持續的安全意識培訓和更新設備系統,令遙距工作也能得到一定的安全保障。引入機器學習和分析數據傳輸,是維持網絡最佳狀態的必要元素,同時收集到的資料亦有助安全團隊快速因應變化作出反應。 既然企業必須採用雲端應用服務,因此必須為安全遷移做足準備,最基本要保持所使用的應用服務在最新系統版本,以及採用有信譽的服務供應商。而在轉移雲端之前,亦有一些安全建議可以參考。 慎選供應商:確保雲服務供應商將安全放在首位,最好能將現有數據中心安全性擴展到雲端服務。這樣做可以縮短安全團隊的學習時間,減少錯誤發生,並可以在物理和雲基礎架構採用相同的開發和部署策略。 釐清服務協議:就停機時間、修補漏洞和安全更新達成嚴格的安全服務級別協議 (SLA),確保供應商如何處理 DDoS 攻擊或數據外洩,以掌握清晰的處理流程。 加密至上:確保服務供應商支援最高級別的加密及身份驗證技術,有助減少入侵及,而在即使資料外洩,黑客也無法輕易破解。 雖然要阻止網絡入侵,很多時都要依賴網絡安全工具及人工智能技術,不過最有效的安全策略卻是創建網絡安全文化,讓員工領略強密碼和多重身份驗證的好處,才可真正改變他們日常使用密碼的習慣。而在家庭方面,物聯網(IoT)設備極可能是一大弱點,因為一般家庭用家偏用使用出廠密碼,這種習慣將讓黑客可以輕易入侵,造成財物或私隱外洩等損失。 對於投放了各種先進安全工具的企業來說,仍然必須定期審查和更新安全政策以阻止攻擊者找到新的突破口入侵。正因為雲端應用服務是不可抗逆的發展趨勢,要善用雲的靈活性,便必須同時重視雲的安全性。 資料來源:https://bit.ly/3mdlwDm

    網絡私隱問題一直令人擔心,但若放在社交媒體的資料被錯誤利用,又該如何處理?早前求職社交平台 LinkedIn 有 88,000 名美國企業主的完整數據庫,被發布在黑客論壇中,逾 12 億項資料經數據抓獲曝光。就在針對 LinkedIn 的數據抓取事故被發現幾天後,一個黑客論壇出現證據,而這些資料正被整理和完善以識別特定目標,意味著或將有針對 LinkedIn 用戶的攻擊發生。 威脅者在 RaidForums 的地下市場,發布了含有 7 億份 LinkedIn 用戶文件的個人資料作兜售,因而揭發數據抓取事件。發現事件的 Privacy Sharks…

    一場疫症,令大部分香港企業被迫急著數碼轉型,同時黑客亦覷準機會,大舉進攻港企網絡,當中不乏巨型企業中招,暴露了潛藏已久的企業網絡安全意識嚴重不足問題。PwC 網絡安全及私隱保護服務合夥人及 Dark Lab 創辦人顏國定透露,香港近期的網絡攻擊事件大幅上升約十倍。他分析情況指,港企的資安水平落後世界先進地方最少 5 年,主因沿於長久以來,香港社會針對網絡攻擊事件的透明度不足,造成企業以至大眾對網絡安全失去危機感。他認為,現時的監管機制只靠企業自願性披露,情況恐難改善。 香港網絡攻擊升十倍 勒索攻擊明顯進化 顏國定表示,在疫症爆發之前,經他團隊處理的本地網絡攻擊事故,一年平均約四十多宗。但疫症爆發至今,處理事故宗數大幅上升至幾乎一日一至兩宗,按此比例計算,升幅達十倍,而且黑客的攻擊手段亦越見高明。顏以勒索攻擊為例,以往黑客成功駭進企業系統,會短時間引爆病毒,癱瘓並鎖死企業系統,然後直接要求企業支付贖金,攻擊是一次性的。現在,黑客會先潛伏企業系統內一段時間(以香港情況,潛伏期大概一個月),期間黑客會偷偷在系統裝上電腦病毒及後門程式,並且盡量搜集企業的機密資料及客戶資料,之後等待適當時機,黑客就會「唧牙膏」式地攻擊,例如突然在社交媒體把企業的機密資料到處洩漏,並要求企業支付贖金;如果企業拒絕,黑客就會在對方疲於尋找解決方法時,再突然洩漏更多資料,甚至鎖死企業系統。這種持續性的攻擊,比起舊有模式,對企業造成更大恐慌和困擾,因為企業無法得知還有幾多機密資料和客戶私隱會被突然洩漏,相對地受害人就會更容易支付贖金。 長期認知不足 港企資安水平落後 顏國定亦指出,雖然香港企業在近期的數碼轉型風潮下,確實增加投放資源在網絡安全之上,但卻流於「買最貴的系統,但買回來後,從不善用」的層次,令到保安系統即使升級,仍未能發揮應有作用,有些大公司甚至連最基本的 MFA (多重認證)都未有實施。顏形容,港企的網絡安全水平落後世界先進國家五年,主要原因是社會對網絡安全意識長期不足,由市民大眾到公司企業,都不知道網絡攻擊的嚴重性,「連 MFA 這些低成本又有效的保安措施都嫌麻煩」。由於缺乏意識,因此由資訊安全的人材培訓,以至保安系統升級,都被長期忽視,結果現在急於數碼轉型的情況下,企業網絡保安錯漏百出,淪為黑客攻擊目標,「黑客其實都是漁翁撒網式在世界各地找獵物,所以哪裏防禦措施薄弱,哪裏就會成為黑客的天堂。」 監管靠自願披露 透明度不足恐難改善 針對社會整體對網絡安全意低下問題,顏國定認為,核心在於網絡攻擊事故的「披露(Disclosure)」不足,「香港現時的資安教育,很多時候是要求市民大眾『自己小心啲』,但人性在缺乏危機感下,必然會粗心大意。因此最有效的教育是增加危機感。」顏解釋,香港現時主要靠《個人資料(私隱)條例》要求企業自願性披露網絡攻擊事故,但由於欠缺約束力,企業為保聲譽,都會盡量低調處理,結果網絡攻擊事故鮮被曝光,社會大眾一直誤以為「風平浪靜」,自然不懂得去重視問題。他建議,政府可以借鏡先進國家,立法要求企業必須主動披露網絡攻擊事故,並為企業網絡安全措施要求,訂立清晰標準,以有效提高資訊透明度。「只有建立在有力的法律基礎上,企業才有不能迴避的責任,去披露資安問題的實際情況。當資訊的透明度有所提高,公眾認清事實,大家才會從日常生活中感受到網絡攻擊的嚴重性。於這樣的社會氣氛下,我們才能談得上以教育提高大眾以至企業的網絡安全意識。」

    隨著雲端儲存技術發展,企業存檔由過往文本模式轉移上雲,但雲端存取有洩漏的風險,不論是黑客的入侵,抑或是內部人為閃失等,都令企業怕怕。在遙距工作的趨勢下,你需要的是結合能保障數據可得性(availability)、誠信(integrity),與及保密程度高兼能掌控多雲環境下的數據保護服務!是次研討會將探討 IT 保安模式 CIA (Confidentiality, Integrity and Availability) 及 3-2-1 Backup 策略的可行性,分享由 Hitachi Vantara 及 Thales 組成的強大保護,如何讓你獲得全面的數據保護,毋懼數據外洩。 參加研討會問答環節,有機會獲得神秘禮物,立即報名! 活動詳情: 主題:3…

    香港生產力促進局轄下香港電腦保安事故協調中心(HKCERT)早前發表2019年網絡保安事故報告,指整體事故達9,458宗,較2018年下跌6%!難道香港人的網絡安全意識大幅提升,同時又採用更先進精密的網絡安全工具?答案竟然是⋯⋯ 生產力局首席數碼總監黎少斌開估,關鍵是惡意軟件事故大幅下跌,但他說原因是惡意軟件變得更隱密,難以被發現而且勒索軟件攻擊亦由漁翁撒網改變為企業鎖定,所以先出現下跌現象,但合共佔79% 網絡事故的殭屍網絡及網絡釣魚攻擊,就分別增加 30% 及 23%,可見實際上網絡安全意識未有太大改變。 生產力局首席數碼總監黎少斌(左)與高級顧問梁兆昌早前發表香港資訊保安展望2020報告,為企業提出多項安全建議。 除了公布「全年業積」,HKCERT 亦發表「未來報告」,分析未來一年將會面對的新挑戰。他估計,2020 年借助人工智能如 Deepfake 等技術行騙的事故將會增多,罪犯會模擬企業高層的視頻或聲音,誤導員工執行轉帳或交出登入資料。另外,物聯網及 5G 的普及應用,亦令網絡接觸面及數據流量大增,潛在的漏洞將製造更多網絡安全事故。此外,Windows 7、Windows Server 2008 及 TLS 1.0/1.1…

    以前打仗,係比併兩國軍事實力,弱國唔夠強國打就唯有認低威。但時移世易,而家已經好少國家會真係出軍隊打仗咁勞民傷財,就算出軍都有一半係擺姿態而唔係真打,原因好簡單,真係要搞另一個國家,用網絡戰就得啦,唔使用刀嘅! 最近東歐國家格魯吉亞就成為被害目標,早幾日(10月28日)被黑客大規模入侵,癱瘓咗成15000個網站,當中包括法院、新聞媒體嘅網站,最得人驚係連總統網站都中招,全部網站都換上前總統 Mikheil Saakashvili 張相,仲有句「I’ll be back!」嘅標語,兩間當地電視台 Imedi TV 同埋 Maestro 亦被短暫中斷廣播。唯一好消息,就係當地比較緊要嘅網絡基建並冇損毁,互聯網供應商 Proservice 第二日發聲明,話好努力咁修復緊有關問題,但用咗一日時間都只係修復咗一半網站,話要用多日先可以回復正常。 其實呢次已經唔係格魯吉亞第一次俾人搞,2008年佢哋同俄羅斯關係好緊張,甚至發生過軍事衝突,當時格魯吉亞政府已經指控過對方,話佢哋搵人癱瘓大部分銀行同埋政府網站,俄羅斯當然例牌否認,但係今次手法同上次好似,所以唔排除又係俄羅斯搞鬼。 BBC 記者 Rayhan Demytrie 引述網絡安全專家話,格魯吉亞嘅網絡設防好似中門大開咁,睇嚟唔搞搞佢真係隨時都再出事。…

    NotPetya 是一種以勒索軟件為幌子、實際上旨在傳遞政治訊息的惡意軟件:如果你在烏克蘭做生意,就會有不好的事情發生。它更提醒我們,距離已不是屏障,野蠻人已經來到每一道門前,可以用很短時間讓全球陷入崩潰狀態。 NotPetya 爆發一周,烏克蘭一隊身穿迷彩服、荷槍實彈的從衝鋒者魚貫湧出,衝進 Linkos Group 置身那棟殘舊的大樓,那架勢就像海豹六隊闖入拉登的藏匿處一樣。 按照 Linkos Group 創辦人 Olesya Linnyk 的說法,他們拿槍指著不知所措的員工,威嚇他們到走廊排成一隊,同時間,警員以警棍砸碎二樓辦公室旁的玻璃,儘管 Linnyk 已聽話地提供開門的鎖匙。Linnyk 訪問時深深吸了一口氣,但仍難掩怒火,說到:「這實在太荒唐了。」 荷槍實彈的警察小組終於找到他們要找的東西:在這場 NotPetya 瘟疫中,成為首部受感染的伺服器,他們沒收了這些「殺傷力大」的攻擊裝置,並且用塑料袋包好。…

    經 NotPetya 一役,馬士基不僅致力改進自身的網絡安全,而且還把它發展成一項「競爭優勢」,它是一次非常切中要害又非常昂貴的喚醒服務。 發生襲擊後兩星期,馬士基的網絡終於恢復至可以重新運作,公司為絕大部分員工下發整理後的個人電腦。哥本哈根總部大樓地庫的自助餐廳,已被挪用為重新安裝電腦的部門,每次都有 20 部電腦被排成一列,系統服務站的員工會按順序插入USB,按照畫面提示不斷點擊執行清洗工作。 從梅登黑德返回哥本哈根後,Henrik Jensen 從按著使用者姓名字母排列的幾百部手提電腦中,找到了屬於自己的一部,硬盤裡面的東西已經被徹底刪除,並且安裝了一個乾淨的 Windows 鏡像。 有危就有機 五個月後,馬士基主席 Jim Hagemann Snabe 於瑞士達沃斯世界經濟論壇大會上,對公司 IT 部門在這次拯救行動中付出的「英雄般的努力」表示稱讚。 他說,從…

    企業電腦被入侵嘅個案,有 90% 都係因為員工瀏覽藏有惡意軟件嘅網站、打開有問題嘅電郵連結或惡意檔案而發生。一旦中伏不單會導致重要資料外洩,仲會損害公司聲譽!可惜而家單靠傳統嘅偵測技術,好難有效防禦。所以,公司嘅網絡安全策略務必由偵測轉至預防,全方位抵禦網絡攻擊。 點樣達至終極抵禦網絡攻擊? 而家誠邀閣下出席是次研討會,一齊探討點樣透過 Carbon Black + Menlo Security組合嘅 Web Isolation、Endpoint Visibility 及 Application Control 等功能,達至內外全方位終極預防網絡攻擊嘅目標。 企業電腦被入侵嘅個案,有 90% 都係因為員工瀏覽藏有惡意軟件嘅網站、打開有問題嘅電郵連結或惡意檔案而發生。一旦中伏不單會導致重要資料外洩,仲會損害公司聲譽!可惜而家單靠傳統嘅偵測技術,好難有效防禦。所以,公司嘅網絡安全策略務必由偵測轉至預防,全方位抵禦網絡攻擊。 點樣達至終極抵禦網絡攻擊? 而家誠邀閣下出席是次研討會,一齊探討點樣透過 Carbon Black + Menlo Security組合嘅 Web Isolation、Endpoint Visibility 及 Application Control 等功能,達至內外全方位終極預防網絡攻擊嘅目標。…

    NotPetya 一經發動,即時透過網絡進擊全球。馬士基能夠從絕望中復活,原來一切都多得斷電事件,但其後的拯救工作,卻變成一場跨國接力賽。 馬士基哥本哈根分部辦公室嘅電腦死機後數天,一個早上,IT 員工 Henrik Jensen(假名)正待在家中享受著荷包蛋、果醬多士,突然間,他的手機響了起來。 接通來電後,他才知道這是一次多人電話會議,另一邊還有 3 個人,他們都是馬士基梅登黑德辦事處的員工,說極需 Jensen 的幫忙。梅登黑德是倫敦西部一個小鎮,是馬士基馬士基集團基礎設施服務所在地,他們均要求 Jensen 放下一切立即去到那裡幫忙。 兩小時後,Jensen 已在一架飛往倫敦的飛機上,抵達梅登黑德後匆匆換了一輛車駛到目的地大樓。這時大樓的 4、5 層樓已經被改造為 24/7 應急指揮中心。該中心的目的只有一個:立即重建馬士基全球網絡。 不計代價全力搶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