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Results: 雙重勒索 (11)

    勒索軟件攻擊毫無疑問是最常見的網絡攻擊之一,一般來說不法分子會將數據加密,並要求受害人如要獲得解密密鑰,必須支付贖金,他們還會竊取數據,並威脅在未收到贖款時將之公諸於世,甚至還會發動雙重勒索攻擊。任何被盜的數據都可能對勒索軟件團體有用,但根據網絡安全公司 Rapid7 的研究人員對 161 宗已披露的勒索軟件事件作分析,當中某些數據被認為比其他數據更有價值,究竟是哪些呢? 根據 Rapid7 報告,金融服務行業是最有可能暴露客戶數據的行業,82% 的事件涉及勒索軟件團體存取數據,並威脅要公開這些數據,因為不法分子深知金融機構最重視的是聲譽,竊取和發布敏感的客戶資料會嚴重破壞消費者對他們的信任。因此有些商業機構的主管可能認為支付贖金,是避免數據洩露事故進一步受損害。 在針對金融服務公司的勒索軟件攻擊中,洩露最多的檔案是員工個人身份資料 (Personally Identifiable Information, PII) 和與人力資源相關的數據,佔受害者的 59%。透過針對這些資料,攻擊者可能會破壞員工對其僱主的信任,特別是如果他們認為其個人資料最終會被網絡犯罪分子公開發布及存取,並被用於欺詐和其他網絡罪案。 另一個常發現自己成為勒索軟件團體目標的行業是醫療及製藥業。他們的內部財務和會計數據是勒索軟件攻擊中最常洩露的數據,佔 71% 事件。客戶和病人的資料也經常因勒索軟件攻擊中被洩露,研究人員估算佔 58%…

    勒索軟件攻擊讓企業感到頭痕,須確保網絡安全措施足夠。美國電腦安全公司 NCC Group 的研究報告傳來好消息,指出勒索軟件攻擊下降,不過有更強的威脅正蓄勢待發。 2021年攻擊較2020年增93% NCC Group 的一份報告稱,與 2021 年 12 月相比,1 月份勒索軟件攻擊下降了 37%,並延續了從 11 月開始的下降趨勢。然而,與 2020 年相比,2021 年的勒索軟件攻擊今年增加了 93%。…

    於上年 6 月首次被發現的勒索軟件Hive,短短四個月內便令 355 企業或機構成為受害者,晉身 2021 年十大賺錢勒索軟件的第 8 位。不過,南韓國民大學(Kookmin University)研究員在最新發表的報告內指出,他們已成功發現 Hive 的加密漏洞,在毋須黑客的 private key 下,可運算出原本的 master key。安全業界近來經常報捷,莫非對付勒索軟件的經驗值已累積至新高點? 勒索軟件集團 Hive 跟其他同行一樣,都會為客戶提供「勒索軟件即服務」(RaaS),集團提供軟件、伺服器、暗網爆料平台…

    過往主要攻擊 POS 系統,竊取企業儲存的客戶信用卡資料的黑客集團 FIN8,最近被網絡安全專家發現擬似加入了勒索軟件功能,其白兔 (White Rabbit) 勒索軟件借用其他集團的入侵方法,再運用雙重勒索手段逼受害企業交贖金。企業必須做好勒索軟件防禦工作,便可減少中招風險。 網絡安全專家 Michael Gillespie 上月在 twitter 貼文,說捕獲到一款首次現身的勒索軟件 White Rabbit。他當時指出,White Rabbit 在加密目標檔案後,會為每個檔案加上 .scrypt 延伸檔名,以及一個與檔案名稱相同的 txt…

    隨著企業增加使用遙距辦公室,並擴大採用混合工作模式的員工團隊,端點因此更易受到攻擊。有個別國家更作出行政命令,指示必須提升網絡安全防禦力,而其中一項目標就是關於提升端點偵測及回應(Endpoint Detect and Response, EDR),可見政府機構及企業在端點防禦上吃了不少苦頭。事實上,企業在數碼轉型或遙距工作模式的大趨勢下,必然要加強端點防禦,所以早前 ICT 服務供應商中信國際電訊 CPC(以下簡稱 CPC)及網絡安全公司 Check Point 便舉辦了一次座談會,由雙方的專家講解部署端點防禦及其所面對的挑戰,並分享提升 EDR 效能的心得。 雲端應用普及 拉闊網絡安全防禦面 「Endpoint = Weak Point」,CPC 戰略和產品開發及管理部高級產品顧問 Sung Liu 一開始已點出了現時企業網絡安全問題的癥結,無論是因為企業的數碼轉型熱潮,抑或受新冠疫情所影響,都令企業採用更多雲端應用服務及遙距辦公工具,大大拉闊了網絡安全的防禦面。 Sung 強調在網絡安全上,人是最難控制的元素,但由於以往大部分企業都會建立一個相對安全的內部網絡環境,包括架設防火牆、入侵預防系統(IPS)等阻止黑客入侵,當員工在公司內使用電腦工作,即使員工疏忽打開可疑檔案或連結,仍有安全工具作為把關防線。「不過,疫情下企業改變成遙距工作模式後,即使部分企業會向員工提供公司電腦,但由於已離開了內部網絡,防禦力被大幅削弱,黑客自然不會放過大好機會,因此EDR 服務便變得非常重要。」 CPC 戰略和產品開發及管理部高級產品顧問 Sung Liu…

    網絡安全研究員警告,雖然最近有不少知名的勒索軟件集團消失無蹤,但同時亦有新力軍加入,當中有四個新興勒索軟件集團非常值得注意,好有可能成為下一個REvil、DarkSide,成為企業網絡安全的重大威脅。 勒索軟件是現時全球企業面臨的最危險網絡攻擊之一,因為犯罪分子不但會加密企業的資料庫及網絡設備,更會以所取得的機密數據向企業敲詐,勒索數以百萬贖金。由於贖金收益龐大,因此吸引不少網絡犯罪分子加入,企圖在市場上分一杯羹,再加上有犯罪分子會提供 RaaS(Ransomware-as-a-Service)服務,將勒索軟件租借給其他不懂編程及編程的用家,因此要加入也不難。 雖然近月一些知名的勒索軟件集團似乎消失,部分更盛傳已被執法機關取締,但 Palo Alto Networks 安全專家警告,新或舊的勒索軟件集團正在填補市場上出現的空位,當中有四個集團特別值得關注。 LockBit LockBit 成立於 2019 年 9 月,提供 RaaS 服務,自從今年推出 LockBit 2.0 後,隨即引起犯罪分子的注意。新版本提供更多功能,而在更在數個月之間成功入侵了…

    勒索軟件 (ransomware) 已成為最受黑客集團喜愛的攻擊手段,因為不少企業為免有損商譽,或盡早恢復正常業務,都傾向選擇交贖金。而為了逼企業就範,勒索軟件集團亦想出不少連鎖攻擊,例如用 DDoS 進一步癱瘓受害者的網上業務、打電話通知受害企業的客戶等,創意盡出。 先來看一看勒索軟件的現況。網絡安全業內人士估計,勒索軟件今年將會造成 200 億美元損失,單是最近美國能源供應商 Colonial Pipeline,已向勒索軟件集團 DarkSide 繳付約 400 萬美元贖金,再加上聘請專家調查、修復系統、堵塞漏洞、添置新的安全工具,以及對業務停頓所造成的賠償,相信將輕易突破千萬美元大關,因此 200 億美元總損失絕非誇大。正因為易賺錢,因此 CrowdStrike 早前發表的安全調查報告,已指出勒索軟件已佔 2020 年網絡攻擊事件的…

    黑客入侵企業後,平均多久才會被發現?網絡安全公司 Sophos 發表最新一份調查報告,就指出平均須 11 日才能被偵測得到。不過這只針對勒索軟件 (ransomware) 而言,如黑客以搜集機密資料為目標,現形的時間或許會更長。 早前另一間網絡安全公司 FireEye 的研究報告指出,2020 年企業偵測到入侵行為的時間,首次縮減至一個月內,達到平均約須 24 日這個好成績,較去年的 56 日大減約六成。而Sophos的研究報告看似更理想,因為平均時間進一步減至只須 11 日。不過,Sophos 專家卻先戴好頭盔,指快未必一定是好事! Sophos 專家首先指出,他們的數據全部來自企業客戶,而在過去一年中,他們的客戶主要面對的是勒索軟件攻擊,從數字來看,差不多佔了…

    5G 技術為生活帶來方便,應用範疇廣泛,但有機遇的同時,自然背後亦暗藏危機。究竟 5G 會帶來怎麼樣的挑戰,又能如何應對?wepro180 請來 Fortinet 香港及東南亞區網路安全方案架構師 Sam Fong 與我們進行訪談,一起了解更多 5G 世代要注意的地方,迎流而上。 Sam: Fortinet香港及東南亞區網路安全方案架構師 Sam Fong wepro180:5G 網絡發展會對企業帶來怎樣的網絡挑戰? Sam:5G 發展將推動物聯網應用蓬勃發展,當中包括自動化製造、工業遙測、機械人手術等。與此同時,分散式的5G環境將為企業的網絡保安環境帶來挑戰,因為這讓網絡保安團隊難以於整個網絡獲得完整的裝置和用戶活動資訊,使團隊在檢查、識別和執行保安政策等方面將遇上困難。…

    早兩日,其中一個惡名昭彰的勒索軟件集團 Maze 在自家網站上貼出公告,表示 Maze Team Project 正式退市,打後如有任何以 Maze 品牌,或聲稱與 Maze 有合作關係的惡意攻擊,就必定屬於虛假訊息或詐騙。臨別在即,Maze 稍稍在貼文上解釋為何有 Maze Team Project 出現,合理與否?就要睇過至知。 Maze 勒索集團之所以出名,除了其勒索軟件的破壞力強及難以被破解,更因為他們是雙重勒索 (double extor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