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Results: HackerOne (12)

    網絡安全賞金獵人平台 HackerOne 有好消息宣布,旗下其中一位賞金獵人 Cosmin Lordache 所獲得的總賞金衝破 200 萬美元,成為平台排名第一的獵人。最令人振奮的是距離他突破 100 萬美元關卡,僅僅用了 334 日!錢途無限呀! HackerOne 是一個雲集道德黑客 (ethical hacker) 的集團,專門發掘高科技公司的安全漏洞,而與平台合作的政府機構及高科技企業已達過千間。只要旗下黑客發現到這些企業的安全漏洞,一經核實,機構或企業就會按約定派出賞金,而 HackerOne 旗下的賞金獵人 (Bug…

    根據調查顯示,去年被道德黑客發現的漏洞超過 65,000 個,現時企業動輒面對數十萬甚至幾百萬個系統漏洞,如何能快速找出並判斷哪些漏洞需要優先處理,屬企業一大難題。小編今日就介紹一項相應的解決方案,可提高企業的 IT 營運效率,每年足足能節省 7,800 小時,同時降低資料洩漏風險 20%,投資性價比非常高。 想知最新科技新聞?立即免費訂閱! 統一不同品牌掃描結果 有效篩選嚴重漏洞 根據HackerOne 2022黑客驅動的安全報告發現,道德黑客在 2022 年發現逾 65,000 個漏洞,比前一年增加 21%。而很多網絡攻擊都是由系統漏洞引致,但是坊間各個廠商的漏洞掃描,所得出的結果和分數並不統一。 Cisco Cybersecurity Lead…

    OpenAI宣布,為了提升網絡安全性,將會推出自家的賞金獵人(bounty hunter)計劃,只要有人向公司舉報安全問題,一經確認即可獲得 200 至 20,000 美元賞金。不過,OpenAI 指明賞金只對應系統存在的安全漏洞,不包括破解版的 ChatGPT。 想知最新科技新聞?立即免費訂閱 ! 自從 OpenAI 去年推出 ChatGPT 人工智能聊天機械人後,隨即引來各界關注,更帶動其他科技公司推出各種 AI 服務,加速業界發展。不過,快並不一定是好事,好似 OpenAI 在推出 ChatGPT…

    今年 7 月,有黑客先後在暗網出售 twitter 用家帳戶資料,其中一個資料組合涉及的用家數量更多達 540 萬個!專家估計黑客是趕在 twitter 的漏洞被堵塞前,大量收集用家資料。事件近日又有新進展,有黑客免費上載一個同樣有 540 萬 twitter 用家的資料組合,如果屬於同一數據,內裡便會有名人明星的電話、電郵等資料。 twitter自從被全球首富 Elon Musk 收購,負面新聞不斷,最新消息是有黑客於著名的資料外洩討論區 Breached 上,免費上載 540…

    美國國土安全部 (The Department of Homeland Security) 去年啟動 Hack DHS 賞金獵人計劃,以賞金邀請有能之士找到系統的安全盲點。計劃執行近半年,DHS 方面公布已堵塞 122 個安全漏洞,當中有 27 個屬極危險級別,而整體只發放了 12.5 萬美元獎金,可見這類賞金獵人計劃的性價比極高。 針對他國發動網絡攻擊,藉此窒礙敵國的經濟發展或刺探政治軍事機密,有時比起派間諜執行更有效率。作為全球最大影響力的美國政府,單在去年已多次指控俄羅斯政府放任黑客集團攻擊,對美國市民造成能源短缺、大量企業受到勒索軟件攻擊等後果。而為了加強國家網絡安全防禦力,美國聯邦政府曾發出行政指令,要求各政府機關盡快堵塞系統漏洞,並發出指引要求各部門執行。 不過,要找出系統漏洞,單靠部門內的專家未必可行,最有效率的方法是邀請外人調查,過程才能做到不偏不倚,探查能力甚至會更大。有見及此,美國國土安全部便於 2019…

    應用程式在發布時不免有漏洞,因此不少大企業都設有獎金制度,鼓勵一眾「漏洞獵人」回報發現。最近 Zoom 公布,在 2021 年共向一眾研究人員發放漏洞賞金共 180 萬美元;該計劃自啟動以來已獎勵 240 萬美元。 這個漏洞賞金計劃歡迎所有人提交漏洞報告,並為企業組織改善其安全狀況的重要方法,因為該行業人才短缺,難以發現所有出錯。據估計,到 2025 年時,僅在美國已有大約 350 萬個相關職位空缺,在沒有更多專家產生前,企業通常不能單靠內部安全團隊,因為他們的工作量已經很多。所以漏洞賞金就發揮其作用:鼓勵外部研究人員和漏洞獵人對軟件和服務進行測試,並報告所發現的任何嚴重安全問題,再以獎金作為回報。 由於疫情和禁足措施在各國實施,在家工作成為大勢,而Zoom 提供的視像會議軟件服務的用量爆炸式增長。在這情況下,用戶快速增長就突顯了須迅速解決安全問題的重要性。Zoom 的主要項目屬私有性質,但該平台亦積極招募安全研究人員,超過 800 名研究人員參與了由 HackerOne…

    上星期,我們的黑客吹水 WhatsApp 群組中,有人提到 IKEA 電腦系統 Down 了,線上線下的營業停頓。之後,有客戶問我知不知道原因,我猜想不是 DDOS 攻擊就是勒索軟件 (Ransomware) 攻擊;後來停一停,再想一想,如果是 DDOS,我個 ISP 老友文公子,一定在 FB 公布香港這幾天的 Internet 流量分析,說明應該不是 DDOS,所以我猜應是勒索軟件作祟。在疫情新常態下經濟下滑,很多公司會收縮投資或減少開支,IT 部門常成為被開刀的對象,網絡犯罪組織在疫情也要吃飯,WFH 帶來的資訊安全風險增加,在限聚令和配合政府的呼籲下,很少公司會在疫情期間,安排 Security Awareness Training…

    「重賞之下必有勇夫」這句說話可謂世界通行,有黑客組織早前就在俄羅斯一個地下討論區,以 11.5 萬美元獎金,邀請有才之士提供針對加密貨幣 (cryptocurrency) 及攻擊相關技術的可行方法,包括挖礦工具、智能合約及非同質化代幣 (NFT) 等等。比賽將於 9 月 1 日結束,不過主辦方現時已收到不少「學術」研究。 集思廣益是其中一個搵出漏洞的最佳方法,白帽黑客界亦有採用這種方式,當中以 HackerOne 賞金獵人 (bug bounty hunter) 平台最有名氣,旗下擁有約 60 萬會員,成員更來自全球 170 個地區。上年其中一個會員…

    開呢個題,係因為美國最近熱爆討論黑客社群 Anonymous 喺警暴事件上嘅參與,佢哋兩度攻陷州警網站,有網友就延申到正邪黑客之分。我哋之前都曾淺談過 6 種黑客:紅、藍、綠、灰、黑、白,當中以灰帽黑客最具話題性,而 Anonymous 就係表表者。想知紅藍綠嘅定義,請回顧舊文,呢篇深入少少講灰黑白。 早喺 1960 年代,MIT 已經 Hackers 輩出,當其時字義等如電腦神童,同一部電腦,Hackers 可以逼出系統絕對領域,能人所不能。不過當時連電腦概念都未普及,Hacker 只屬小圈子詞匯。到咗八九十年代,黑客傳說開始流入民間,但相關報導大部分同犯罪有關,諸如非法闖入政府系統、轉售個人資料等行為,令大眾對黑客留下壞印像,直至最近資訊保安受到重視,大家開始嘗試全面理解黑客嘅種類。 白帽 白帽黑客透過自身技能,同企業、國家、資訊保安等機構合作,施展混身解數監測堵塞網絡保安漏洞。白帽黑客講求原則,擁有高尚情操,絕不會犯法或惡意攻擊競爭對手,總之道德先決,HackerOne 社群同資安企業 In House…

    賞金獵人平台 HackerOne 與 Verizon Media 聯合舉辦嘅 Cyber Security Events & Conferences,本來預計今年 3 月喺新加坡舉辦,但受疫情影響,大會唯有改喺網上進行。活動共有來自 13 個國家嘅 50 個黑客參加,喺為期 13 日嘅活動內依然盡興,兼且打破唔少紀錄,一眾白帽黑客更響應 HackerOn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