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rowsing: #ransomeware

    黑客經常「撈大茶飯」,使用勒索軟件作為破壞企業營運收錢的惡意活動,屢見不鮮。網絡安全公司 Group-IB 最近就發表一項分析,指出勒索軟件攻擊在 2020 年翻了一倍;而 Cyber​​security Venture 甚至大膽預測,在2021 年勒索軟件攻擊,將會每 11 秒發生一次!企業應該如何面對呢? The Hacker News 就提到,企業必須做好準備,提防勒索軟件攻擊所造成的數據損失、服務受阻、營運中斷等情況,並列舉以下五個方法,在中招後應如何恢復過來。 (1)隔離和關閉關鍵系統(Isolate and shutdown critical systems)…

    勒索軟件攻擊近期愈見猖獗是一個不爭的事實,並為最具潛在破壞力的流行惡意類型。現時勒索軟件似乎是黑客團隊的謀取暴利的手法,知名的黑客團體如 Maze、Neflim、Clop 和 DarkSide,其中 DarkSide 最近便透過攻擊美國燃料供應,從 Colonial Pipeline 勒索了 440 萬美元。 如果遭勒索軟件攻擊的系統,通常會遭受文件被加密、用戶被鎖定的狀況,黑客會要求受害企業繳交贖金(通常為加密貨幣),以換取解密密鑰。在勒索軟件應用程式最新的發展趨勢,黑客甚至會在攻擊期間繼續竊取資料,並威脅會在暗網發布這些資料或將其出售,逼使受害者繳付贖金。 Cyber​​security Ventures 預測,到 2031 年時,全球因勒索軟件造成的損失或超越 2650 億美元,因為這類網絡罪案發生頻率達到每幾秒鐘就發生一次,令企業和消費者同時遭殃。近期有網絡安全機構,按勒索軟件攻擊的按年同比增長達 30%…

    黑客出動不需要在「月黑風高的晚上」,日光日白都可以作案,其中勒索軟件攻擊,在疫情之下更見猖狂。在攻勢未有放緩之下,更有新的攻擊趨勢——雙重加密,到底應該要如何提防? 其實雙重加密並非甚麼新鮮事,也不是第一次被發現,所指的是當兩個不同的勒索軟件攻擊群組,同時針對同一受害者行動,就會出現這種情況。最近,軟件公司 Emsisoft 發現了這種最新趨勢,勒索軟件攻擊群組正在使用多個勒索軟件,來對受害者的數據進行雙重加密。部分受害者收到兩份贖金要求,但有部分受害者在支付了第一筆贖金後,才知道原來受到雙重加密攻擊。 在雙重加密的新趨勢下,恢復數據資料絕對是企業的噩夢;而這個方法對黑客而言,是確保有更高的成功率獲得贖金。另外,使用多種勒索軟件變體亦增加了成功部署攻擊的機會。但更大的問題是,即使繳交贖金後獲得攻擊者所提供的解密器,恢復仍存在挑戰性:遭遇單一加密已有可能面對數據損毁,而在雙重加密的情況下,風險更會增加一倍。其次是解密是一個耗時的過程,而解密工具亦需要手動處理,令事件響應者需在不同的編碼工具中跳轉。 要解決問題,最好是有適當的備份,企業可以選擇從中進行重建,所以保留每個不同時期的備份,對快速從雙重加密勒索軟件攻擊中恢復至關重要,企業亦應就防禦攻擊作策略擬定。 資料來源:https://bit.ly/3yFTDaE

    最近有一個大規模的網絡釣魚活動,表面偽裝成勒索病毒,但實際上是特洛伊木馬惡意軟件,並在 Windows 系統中創建了後門,以從受害者的裝置中的竊取用戶名,密碼和其他信息,聽落相當蠱惑! 這個以 Java 為本的 StrRAT 惡意軟件,在受感染的電腦裝置中創建後門,表面上如勒索軟件一樣,但實際上是分散受害者注意力,以偷取其個人憑證資料。Microsoft 網絡安全研究人員指出,這個 StrRAT 惡意軟件正以大型電子郵件活動散播,利用受感染的電子郵件帳戶來傳送聲稱與付款相關的郵件,以及以 PDF 附件圖象使之更像真;當用戶打開這份附件,便會被導向至下載 StrRAT 惡意軟件的網頁。 研究人員形容,此惡意軟件的最新版本是比之前的版本更混亂及模組化,除了具有相同的入侵電腦後門功能,包括收集密碼、記錄、操作執行遠程命令和使用 PowerShell 的能力,還包含讓攻擊者可以全權控制受感染的電腦的能力。 在感染過程中,惡意軟件會在文件中添加 .crimson…

    勒索軟件攻擊又見增加,連帶攻擊引致的停機時間也增長!根據網絡安全公司 Coveware 的季度勒索軟件報告的分析,今年首三個月的平均勒索款額為 220,298 美元,比 2020 年最後三個月的 154,108 美元為高。而入侵的手法方面,犯罪分子利用遠端桌面通訊協定(Remote Desktop Protocol, RDP)和其他軟件中的漏洞,再加上洩漏被盜數據的威脅,令受害者付款。 分析指,贖金金額高的原因之一,是因為犯罪組織活躍,並要求受害者提供價值過百萬美元的比特幣,以換取解密密鑰。這些組織包括名為 Clop 的勒索軟件幫派,Coveware 將其定性為「極度活躍」,多針對大規模受害者並提出高額贖金。在最常見的勒索軟件變體中,Clop 排行第四,佔所有攻擊的 7%。 最常見的勒索軟件依次為 Sodinokibi(佔總攻擊的…

    很多人可能覺得勒索軟件攻擊與自己距離很遠,但即使不是被直接攻擊的對象,生活仍可以大受影響。最近荷蘭最大的物流公司遭勒索軟件攻擊,竟連累超市的芝士供應受礙,陷入短缺。千萬別再以為勒索軟件事不關己了! 荷蘭最大的物流服務提供商之一 Bakker Logistiek,主要業務為荷蘭的超級市場提供空調倉庫和食品運輸服務。 上週 Bakker Logistiek 遭受到勒索軟件攻擊,網絡設備被加密處理,影響食品運輸和配送操作,導致荷蘭超市的芝士短缺。 Bakker 總監 Toon Verhoeven 指,該公司無法收到客戶的訂單,而且在龐大的倉庫中也難以找到產品在哪裡,運送也因而大受影響。這次事故令荷蘭最大的連鎖超市 Albert Heijn 缺少某些食品的供應,其中以芝士供應最受影響。 據報導,芝士交付被推遲了三天,造成訂單積壓和超市短缺。Verhoeven 表示,在過去一周,該公司一直在努力使系統恢復,並且庫存都已經出貨。不過他拒絕透露攻擊者是否已獲得報酬,並聲稱此案已交由警方處理。 Verhoeven 推測,黑客是透過最近公開的…

    上月教育行業受勒索軟件影響之後,英國國家網絡安全中心(National Cyber​​ Security Center, NCSC)就如何保護網絡免受網絡犯罪分子侵擾提出建議,並警告針對學校、學院和大學的勒索軟件攻擊激增。 政府通訊信總部(Government Communications Headquarters, GCHQ)網絡安全部門的警報指,在過去一個月中,針對教育的勒索軟件攻擊數量激增,而與此同時,學校亦正準備恢復面授課程。 勒索軟件會攻擊加密伺服器和數據,從而阻止組織提供服務,在這種情況下,網絡罪犯企圖令學校和大學因要維持教學,而屈服於勒索要求,並要求受害者以比特幣支付贖金,換取恢復網絡的解密密鑰。而在最近受影響的教育機構中,勒索軟件令學生課程、學校財務記錄以及與 COVID-19 測試的有關數據損失。這些黑客威脅如果他們沒有得到贖金,便會發布被盜數據。 NCSC 運營總監 Paul Chichester 表示,任何網絡犯罪分子以教育行業作為目標,是完全不能接受的,並指這是一個日益嚴重的威脅,強烈鼓勵學校、學院和大學跟從指引採取行動,確保學生能不受干擾。NCSC的網絡安全建議包括制定有效的漏洞管理策略和安裝安全修補應用程式;以多重因素身份驗證,保護遙距線上服務,以及安裝和啟用防病毒軟件。 另外,NCSC 亦建議組織作離線備份,倘遇到因勒索軟件攻擊而需關閉網絡,仍可在不需支付贖金的情況下,恢復內容。 NCSC…

    令學校停課的原因,我們以往會聯想到打風、暴雨等天氣因素,現時最先想到的會是疫情下的隔離措施,不過可有想過黑客的勒索軟件,也是導致學校停課的原因?不法分子攻擊學術機構,然後開天殺價! 網絡安全公司 BlueVoyant 早前對 43 個國家/地區的 2,702 所大學進行研究,發現幾乎所有受訪大學,都指出勒索軟件攻擊是他們主要的網絡威脅,去年這些勒索軟件攻擊,平均每宗索款 44.7 萬美元(約 347 萬港元)。除了勒索軟件攻擊之外,數據洩露也對校園造成了極大的打擊,過去兩年有 200 所大學受到影響。 以下係 BlueVoyant 研究的部分發現: 校園受攻擊因素: 隨著學術機構採用遙距教學,網絡攻擊次數增加,也令學校的網絡容易受到威脅者的攻擊。地下市場對大學生的憑證有很高的需求,吸引黑客發起攻擊。缺乏網絡安全培訓和意識、缺乏資源以及預算低,是學術機構經常受到攻擊的主因。 攻擊數據:…

    勒索軟件一向令企業頭痕,面對犯罪組織開天殺價,在別無他法下,為了救回資料,都只能乖乖付款。但最近願意交付贖金嘅受害企業愈來愈少,原因竟然是犯罪組織「袋袋平安」之後,未依承諾刪除所竊的數據資料,可以說是「自斷財路」。 根據 Coveware 最新報告指出,許多犯罪分子收到贖金後,並沒有刪除盜取的數據,導致更少企業願意付錢解決問題。鑑於勒索軟件犯罪組織收到的款項減少,Coveware 認為整個趨勢向好,由其是在第四季更明顯。勒索軟件平均贖金為 154,108 美元,比上一季度下降了 34%。而在今年,勒索軟件的平均付款額為 45,450 美元,與去年同期相比下降了一半以上(55%)。 不過 Coveware 亦指出,勒索軟件的利潤率仍然處於高水平,而被捕風險亦相對低。Coveware 建議受害企業或組織不要支付贖金,因為不能保證付款就能解決問題,即使犯罪分子收錢後確實有刪除數據,也無法保證這些數據資料會被正確處理,或者不能證明他們是唯一持有數據的人。Coveware 表示,勒索軟件多數針對中小型企業,因為這類企業未必有強大的 IT 部門應對入侵。 資料來源:http://bit.ly/3aAmFxd

    上星期,我們的黑客吹水 WhatsApp 群組中,有人提到 IKEA 電腦系統 Down 了,線上線下的營業停頓。之後,有客戶問我知不知道原因,我猜想不是 DDOS 攻擊就是勒索軟件 (Ransomware) 攻擊;後來停一停,再想一想,如果是 DDOS,我個 ISP 老友文公子,一定在 FB 公布香港這幾天的 Internet 流量分析,說明應該不是 DDOS,所以我猜應是勒索軟件作祟。在疫情新常態下經濟下滑,很多公司會收縮投資或減少開支,IT 部門常成為被開刀的對象,網絡犯罪組織在疫情也要吃飯,WFH 帶來的資訊安全風險增加,在限聚令和配合政府的呼籲下,很少公司會在疫情期間,安排 Security Awareness Train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