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Results: FireEye (12)

    由 McAfee Enterprise 及 FireEye 技術合併的新公司 Trellix,定位為 XDR(Extended Detection and Response)解決方案供應商,將為更多企業提供擴充偵測與回應 XDR 方案。現夥拍紮根香港二十年的代理商-群柏數碼科技(B & Data Technology)為更多本地企業提供安全可靠的網絡安全方案。 新面貌 新願景 在瞬息萬變的時代,擁抱革新精神是企業不斷進步的必要條件,Trellix(網絡棚架)意義為支持植物生長強大的安全框架。Trellix 將如其品牌名給企業承認提供「活的安全」,即能不斷學習及適應的安全技術,保護企業營運防止進階網絡威脅,不斷學習及適應安全技術。整合兩個業界領導者的產品技術、客戶、合作夥伴和專業知識,Trellix…

    北韓國家級黑客組織又有搞作!名為 APT37 的黑客組織,發布一種名為 Chinotto 的惡意軟件,專攻南韓記者、脫北者和人權倡議者,以水坑攻擊、魚叉式網絡釣魚電子郵件和發送惡意軟件的短訊發動攻擊,並感染 Windows 和 Android 設備。 APT37(又名 Reaper)2012 年起一直活躍,是網絡安全公司 FireEye 定性為高信度懷疑與朝鮮政府有聯繫的 APT 組織(advanced persistent threat group)。而其他網絡安全公司也將其追蹤,各自將之命名為 StarCruft(Kaspersky…

    黑客入侵企業後,平均多久才會被發現?網絡安全公司 Sophos 發表最新一份調查報告,就指出平均須 11 日才能被偵測得到。不過這只針對勒索軟件 (ransomware) 而言,如黑客以搜集機密資料為目標,現形的時間或許會更長。 早前另一間網絡安全公司 FireEye 的研究報告指出,2020 年企業偵測到入侵行為的時間,首次縮減至一個月內,達到平均約須 24 日這個好成績,較去年的 56 日大減約六成。而Sophos的研究報告看似更理想,因為平均時間進一步減至只須 11 日。不過,Sophos 專家卻先戴好頭盔,指快未必一定是好事! Sophos 專家首先指出,他們的數據全部來自企業客戶,而在過去一年中,他們的客戶主要面對的是勒索軟件攻擊,從數字來看,差不多佔了…

    惡意釣魚活動不時出現,提高警覺是企業必須要做的事。近日 FireEye 的 Mandiant 網絡安全團隊表示,在 2020 年 12 月發現三個由經驗豐富的威脅參與者操控的惡意軟件病毒株,三者分別被稱為 Doubledrag、Doubledrop 和 Doubleback。目前為止,美國、歐洲、中東、非洲、亞洲和澳洲的組織,已遭遇兩波攻擊。 這些網絡釣魚郵件在發送給潛在受害人時,很少用上相同的電子郵件地址,而其電郵主題攻更是按針對目標「度身訂造」。很多時威脅參與者會偽裝成客戶代表,吹噓其服務適合不同行業,包括國防、醫藥、運輸、軍事和電子行業。攻擊總共使用了超過 50 個網域,來管理這個規模覆蓋至全球網絡釣魚計劃。在其中一次成功的攻擊中,UNC2529 成功入侵一間美國供暖和製冷服務企業的網域篡改了其 DNS 記錄,並藉此結構對至少 22 個組織發起了網絡釣魚攻擊。…

    疫情放緩,政府的運動中心也相繼開放,與校友在打高爾夫打球時吹水,在疫情期間健康問題自然成為閒談的熱門話題——年紀大、機器壞是不能避免的。閒談間也講到職業與壽命的關係,校友說他的大學同學剛剛蒙主寵召,死者是一名著名的心臟病醫生,但能醫不自醫,死於心臟病。其實在資訊保安界也是一樣,愈是著名的資訊保安公司,愈是受到黑客的攻擊,應驗一句老話:「不經人黑是庸才!」。 疫情中眾多的資訊保安事件中,FireEyes 的 Solar Strom事件最為人關注,因為黑客利用 SolarWinds 產品的漏洞,對 FireEyes 公司作針對性 APT 攻擊。在 SolarWinds 供應鏈攻擊期間,Microsoft 和 Malwarebytes 兩家公司均遭到黑客的攻擊。網絡保安公司 CrowdStrike 表示,黑客以 SolarWinds 的用戶為目標,但攻擊 Microsoft 和 Malwarebytes 的事件並未成功。 但在 2021 年…

    現今遙距工作 (WFH) 成為新常態,但黑客的活動並没有停下來。近日有 FireEye 公司的 SolarWinds 門事件,不久前 Shopify 已確認發生客戶資料洩露,全世界的運作都因為疫情而慢下來,資訊安全人員卻馬不停蹄的工作再工作,加班再加班,日以繼夜,夜以繼日與黑客抗爭;在寫這篇文章時,看到 WhatsApp 群組上有朋友求救:他們公司的電腦系統被 CryLock 入侵,多部個人電腦的文件被 Ransomware 勒索軟件,事故的原因不是每部個人電腦已安裝了防病毒軟件,群組內大部分的意見是「死於自然」或「醫番都殘廢」、「安裝防病毒軟件是常識」。 群組裡後來談及 SOC 這個話題,有人提出有 SOC 就沒有資訊安全的問題;有人提出 SOC 是公司的核心,不能外判 (Out Source) 第 3 方公司營運;有人提出本地的 SOC 無料到;有人話資訊安全人員很難聘請,有人話 SOC 的收費或運作費用好貴,本地公司不能負擔;有人話…

    SolarWinds 事件繼續發酵,Microsoft 最新公布,黑客通過提升內部網絡的帳戶權限,成功登入其他帳戶,令他們可以接觸 Microsoft 其他產品的原始碼 (source code)。不過 Microsoft 稱對其產品及客戶不會有大影響。 上月 Solarwinds 的 Orion Platform 被黑客入侵,將載有木馬程式的編碼滲透到更新檔案內,並透過自動更新功能擴大感染範圍,Microsoft、FireEye、Cisco、Intel、VMware 等企業同受牽連。在各企業的內部調查進行期間,Microsoft 進一步偵測到內部網絡有不尋常活動,發現其中一個帳戶曾多次查閱原始碼倉庫 (repositories) 內存放的原始碼。 Microsoft…

    黑客愛用 Ransomware,因為只要得手,中招對象大部分願意息事寧人,交贖金快快手手回復營業狀態,減少損失。黑客可以短時間收錢,故屢試不爽。近日,越來越多黑客透過 Ransomware 封鎖企業網絡,相對以往封鎖檔案或硬盤,封鎖網絡能夠完全癱瘓企業運作,個別黑客還會威脅洩漏客戶私隱,「唔交錢、黑市見」,對企業而言威嚇力十足。所以即使開價上百萬美元等值的 Bitcoin,企業都不敢依從執法機構呼籲報案。「對賺錢至上的黑客而言,Ransomware 的回報率絕對係眾多攻擊之中最高,與目標企業營收掛勾。2020 年底,我們見到黑客借 COVID-19 增加攻擊頻率賺到盡。」Palo Alto Networks Unit 42 的資安風險研究分析員 Anna Chung 回應這個現象。 「我們預期 2021 年…

    SolarWinds 網絡監測產品 Orion Platform 早前報稱被「國家級黑客」以供應鏈攻擊(Supply Chain Attack) 入侵,涉及 1.8 萬客戶,當中不乏知名品牌。事件曝光後,涉事企業均稱已立即採取即時措施,未發現產品有被明顯入侵跡象。事緣美國網絡安全公司 FireEye 自爆被黑客入侵,偷走滲透測試工具後,疑黑客以供應鏈攻擊(Supply Chain Attack) 入侵 SolarWinds Orion 的自動更新功能,將已加入木馬程式的更新檔案發送到其客戶的設備上,感染 1.8 萬客戶。SolarWinds…

    除咗銀行,賭場都稱得上係另一個收埋好多錢嘅地方,如果話你知有黑客成功入侵賭場,第一個反應通常都以為係為咗偷錢。不過,竟然有黑客係為咗偷賭客資料而入侵,唔通嫌錢腥? 根據網絡安全公司 Talent-Jump 及 Trend Micro 剛啱公布嘅調查報告,指出由上年夏季開始,已發現有一班由中國政府支援嘅黑客組織,開始向一啲網上賭博或投注網站發動攻擊,佢哋嘅目標主要係針對東南亞賭博公司;而入侵目標係瞄準資料庫及程式源碼。專家指出,呢班黑客入侵嘅手法並唔特別,只係透過魚叉式釣魚電郵(spear-phishing),引誘賭場員工開啟電郵內嘅附件,喺網站上植入後門,之後就陸續安裝各種惡意軟件,包括暴力破解工具、掃瞄 NETBIOS 伺服器工具、提升權限工具、盜取密碼或 Clipboard 資料工具等等,令佢哋可以喺內部網絡搵到想要嘅嘢。由於呢班黑客係利用 Dropbox 嚟儲存惡意軟件及 C&C 工具,所以安全專家將佢哋稱之為 DRBControl(DRopBox Control)。 以往國家支援嘅黑客組織,主要係為咗政府服務,例如有專門針對竊取高端技術嘅黑客,亦有以癱瘓目標網絡活動嘅黑客軍團,不過,專家指出今次入侵賭博網站嘅行為似乎同國家無關,好可能只係黑客嘅個人行為。事實上,網絡安全公司 FireEye 喺上年亦指出有中國支援嘅黑客組織喺工餘時間,為興趣或個人利益去發動私人攻擊。至於入侵賭博網站係咪真係同政府無關呢?我個人就有好多聯想嘞,例如係咪搜集緊某啲「賭客」嘅投注記錄,作為洗黑錢或收受利益嘅證據?無論係為國家或個人利益,攞住呢啲痛腳,回報同風險隨時好過直接偷錢多多聲㗎。…